一一一零 这天下的责任(1 / 2)

[]

且不说千云生这边和莲儿暗自商议,就说南宫世家这一头,一早就得了灵族入侵的线报,因此连忙召集各房在一起商议。

只见得领头的族长名叫南宫敬德,微微皱眉道:“如今灵族来势汹汹,听说三大派已经又联手颁布了天地神明令,征召天下英雄。两位贤弟,你们看我南宫家该如何应对?”

这南宫敬德的左手乃是其同母的胞弟,名叫南宫敬云。一直与其兄亲厚,因此说起话来更加随意,只见他哼声道:“天地神明令!又是天地神明令!”

“上回三派打东海的时候,就说魔族、妖族沉瀣一气,逼迫我南宫家出人出力。”

“既然上一次我南宫家应了三派的卯,这一次又何必再去理他?”

“更何况大哥你别忘了,我南宫家一直有祖训,莫以弟子性命以争天下。”

“既然天下大乱,大不了咱们收束弟子、修身纳命、谢绝天下就是。我就不信,他三派还敢就真的按住咱们的脖子不成!”

南宫敬云这话一出,南宫敬德就微微点头道:“二弟此言我又何尝不知!”

“只是我等名为隐世之家,但也绝无可能彻底的遁世独立。”

“因此这一次咱们虽然心知灵族势大,江湖眼看将成涂炭,因此有心抽身而出。但说什么,也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。”

“否则你看那百里世家、曹丘世家、东阳世家,当年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。可就是因为太过强硬,还不是被三派借着各种借口手段给一个个抹去了?”

“因此咱们虽然有心不要蹚这趟浑水,但怎么也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。”

“三弟,你平素颇多高见,不如你来说说,咱们这一次该如何应对?”

南宫敬德点名的三弟名叫南宫敬丘,虽然没有敬云这般和敬德的血缘关系。但是平素智计超群,因此素为南宫敬德所倚重。

因此他见南宫敬德让他开口,微微沉吟了一番才道:“大哥想必也明白,咱们这些隐世家族,平素安身立命的根本,就是珍惜每一个族人的性命。”

“毕竟我等修士家族,不如各大门派广开山门、海纳百川,自然可以不把门下弟子们的性命当一回事。”

“可是我等修士家族,讲的就是亲情血脉、血浓于水、源远流长。如此一来,才能有远超各大门派弟子的同心力和战斗力!”

“所以三派可以不把弟子性命当一回事情,但咱们却不能不把弟子的性命当一回事情。”

“否则正如二哥所说,老祖宗也不用定下莫以弟子性命以争天下的祖训!”

南宫敬德微微点头道:“三弟此言,大哥又如何不知?”

“只是天下太平时期,三派能容我们安排弟子行走天下以争夺其利,要的就是我等待得天下有事之时难以借口推脱!”

“可是若是不争其利,我等这些隐世家族又该如何发展?这可是三派的一招阳谋,正是瞅准了不愁我等不来上钩啊!”

南宫敬丘轻轻摇扇,微微一笑道:“大哥怎么如此糊涂,这天下的好处咱们固然要占,可是这天下的责任,咱们却不见得一定要负!”

说完猛地一收折扇,轻叩掌心道:“大哥难道忘了,咱们这些年养下的东阳老魔,这一会倒是正合适用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